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文化
两位清官的一寸棉
发布时间: 2022-05-09 11:07:52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在渭南市蒲城县博物馆内,讲解员正在向游客介绍齐三贵家业地亩记碑的内容。李永红

在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博物馆内,有一通清道光七年(1827年)刻制的石碑,碑上虽刻有齐三贵家业地亩记的字样,然而当地百姓却更习惯称其为清官碑

碑文由时任蒲城知县蔡信芳撰写,记述了一宗财产纠纷案的审理过程:蒲城县苏坊乡村民齐佐清夫妇,家中有一叔母陈氏和一个年仅3岁的养子齐三贵。齐佐清与人合伙经商,赚了些钱。道光三年(1823年),齐佐清夫妇相继去世,合伙人见利忘义,吞掉了全部财产。一年后,陈氏将此事上告县衙,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审理,此案终结后共追回白银1090两。而此时陈氏已因病身亡,齐三贵又尚年幼,这些银子如何发落引起了乡里亲朋的关注。

要知道,清朝时期知县一年的俸禄约为45两银子,这笔追回的白银抵得上蔡信芳24年的工资,实属巨额财富。但蔡信芳并不因原告已死,继承人年幼而贪墨。

碑文中也写明了蔡信芳当时的顾虑:利之所在,人所必争。且恐余一旦离去,其退回银两只见其入,不见其出,余何以对百姓后世。蔡信芳担心这一大笔钱会再次被心术不正之人觊觎,由县衙保管显然也无法取信于民,自己将来离任也无法安心。

他想到了一个办法,今勒令该村乡约及其亲族,将银如数全部领去,置买田产。并将所置地亩若干、用银若干、坐落何方,勒之于石,书之于券。此石即磨,此券不朽。他日齐三贵长大成人,继承家业,可无冻馁之虑也,是为记。于是便有了这通清官碑

青石不朽,碑文为证。双亲俱亡的齐三贵或许并不清楚家中变故,但蔡信芳却为齐三贵将来的温饱作出了最佳筹划,爱民莫过于此。而这通石碑被完整保存到了今日,亦让我们一睹一百多年前这位清官的风采。

蔡信芳,字芝轩,湖南善化人,进士出身,道光四年(1824年)任蒲城知县,颇有善政。这起案件是他上任伊始所办,也正是在这起案件中表现出的清廉为民,让他走进了蒲城百姓心坎里。

好官爱民,民爱好官。蔡信芳离任之日,得到消息的蒲城百姓从四面八方赶来挽留这位好知县。深受感动的蔡信芳写下《留别绅民》诗四首,其中一首最能表达他当时的心境:罢郡轻舟回江南,不带秦川一寸棉。回看群黎终有愧,长亭一别心黯然。

也许当年蒲城百姓都是肩挑手提一些自家的好东西来为蔡知县送行,但他却选择了轻舟上路,连秦川一寸棉都不曾带走,感人至深。

虽清史稿无传、生卒年不详,但百姓保存着他的清官碑、后世传颂着他不带秦川一寸棉的高风亮节,蔡信芳守住了自己的一份廉心

德不孤、必有邻。明朝苏州知府况钟是历史上有名的清官,在他赴京考绩之前,曾有同僚提醒他要备厚礼遍送京城官员以谋求支持,但面对为其饯行的人们,况钟赋诗一首:清风两袖去朝天,不带江南一寸棉。惭愧士民相饯送,马前洒酒注如泉。

况钟清廉正直的作风受到苏州百姓称赞。百姓们都称况钟为况青天,他和包拯包青天、海瑞海青天并称我国民间的三大青天

在当时,苏州被称为天下第一剧繁难治。上任伊始,况钟故意在下属面前装作愚昧无知,任其欺骗。几天后,况钟召集群吏责问他们:之前某件事应该办,你们阻止我;某件事不该办,你们强让我去做。你们这群人,舞文弄墨已久,应当惩罚。此举令府衙上下大为震动,群吏不敢再偷奸耍滑,从此都奉法行事。

苏州本是江南富庶之地,却因赋役繁重等原因,致使民不聊生。在况钟的力争下,朝廷屡次下诏减轻苏州的重赋,减轻百姓的赋役负担。况钟治下的苏州,吏治清明,百姓安居乐业。在他回乡守制之时,百姓曾作歌谣唱道:况太守,民父母。众怀思,因去后。愿复来,养田叟。后来,苏州百姓接连向朝廷上书,请求让况钟任满后不要离开苏州。况钟前后在苏州担任了十三年知府,最后卒于任上。

况钟一生为官清廉,自从政以来,一直过着俭朴的生活,他的住处内署萧然如僧舍”“无铺设华糜物,除有公宴外,平素用膳就是一荤一素。运载况钟灵柩回故里的船中,惟书籍,服用器物而已,别无所有。他在《示诸子诗》中曾说自己虽无经济才,沿守清白节,并告诫儿子非财不可取,勤俭用无竭

浩瀚青史,秉公执法者有之,不贪不占者有之,为民请命者有之……“一寸棉尚不染指的蔡信芳、况钟等清官廉吏在青史中永生,聚成中华文化中耀眼的崇廉尚德之光。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:武利芳